35、35.弄疼你了?

  林杏子总记着第一次的经历,并不愉快,她空有理论知识但没有实践过,而江言也生疏,她就只记得疼。
  所以之后每次开始之前她都信誓旦旦要让他好看,可次次都败在他手里。
  他只要开口叫她,姜姜,姜姜,她就什么坏心思都没了。
  林杏子不许他在她身上留印子,他就忍着,手臂搂着她的腰越收越紧,青筋暴起,血管从皮肤里凸出来,从手背蜿蜒到袖口。
  属于他的气息从四周收拢,林杏子在他腰腹作乱挑逗的手终于一路摸到了皮带。
  拇指按着金属扣,一点点抽出来后扔到地毯上,发出轻微声响。
  隔着一层布料,她都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腰腹下的勃发,他煎熬已久,她又何尝不是。
  她软绵的手沿着裤子被撑起的轮廓滑动,触碰到顶部时力道会加重,靠在他肩上,细细的喘息声贴着江言耳蜗,真要了命,江言觉得尾椎骨都麻了。
  她穿了内衣,江言一只手解不开,便直接推上去,突然一凉,她缩着往他怀里躲,乳尖颤颤巍巍的。
  他将奶白色的娇乳拢进手掌,粗糙的指腹擦过乳尖,似痒非痒,令人难耐,林杏子哼了一声,扭着腰贴近他,双手背到后面解开了内衣,另一边柔软压在警服扣子周围厮磨。
  展焱底气十足地说出‘那几年如果没有我她熬不下去’这句话之后,江言心里就滋生出一只怪物在作祟,他不能给她婚礼,甚至连正常的夫妻关系都不能公开,遗憾始终无法弥补,那股占有欲就愈发强烈。
  江言对展焱只字未提,是怕林杏子回想起那段日子,所有好的坏的全都和另一个男人有关。
  他呼吸更重了,含住她微微发硬的乳尖嘬吮,口腔里残存的奶香味仿佛是从乳里吸出来的,他一阵恍惚,情欲发酵,力道大了些,她疼,眸子里雾气朦胧,似嗔非怒地踢他。
  她在床上一向娇气,江言讨好般舔了舔浅粉色的乳晕,舌头抵着乳头往里钻。
  炙热呼吸就这样毫无阻拦地铺散,快意刺激得林杏子叫出声,抓着他黑色短发,将他的头推开一些,下一秒唇舌又热情地迎上去吻。
  江言手摸到她腿根,早已泥泞,桌面一滩莹亮的水痕,淌到桌沿,将他的裤腿浸湿。
  林杏子被脱得一丝不挂,那件睡裙皱巴巴地堆在地上,而江言除了警服扣子解了两颗之外都完好,穿着最严肃的衣服,做着十分色情的事。
  江言身体燥热,腾出手解衬衣扣子,林杏子霸道骄横地阻止,“不许脱,就这样。”
  腿却旖旎地缠上他的腰。
  江言将她半个身子压倒在桌上,用戴着婚戒的那根手指抵着穴口,进也慢,出也慢。
  冰凉硬物在甬道里刮擦着,异样的感觉让林杏子身体发软,耳根脸颊红晕铺天盖地地蔓延,眼眶里水汽盈盈,就连瞪他都更像是在撒娇。
  他是故意的。
  “裤子,脱掉。”
  在情事上林杏子是被宠惯了,受不了一丁点儿折磨,对穿着警服的江言更是毫无抵抗力。
  他审讯罪犯的嘴吻遍了她身体,他拿枪的手抵在她阴道里厮磨,足以让她臣服。
  林杏子撑着桌面坐起来,摸索着解开了男人裤子的拉链,舌根被吮得发麻,她便过头逃离男人的深吻,靠在他胸口喘息。
  江言戴好套子,将手掌里的粘液摸在柱身上,低头吻她的时把她两腿打开,龟头贴近她湿滑腿根,顶开肥厚娇嫩的阴唇,蹭了几下后从穴口一寸寸推了进去。
  林杏子头仰高,脖颈弯成迷人的弧度,长发散落,绵长柔软的呻吟被撞得破碎。
  他进入地缓慢温柔,但深,林杏子感觉不到疼,只觉得一阵酸麻饱胀从小腹漫上来。
  起初,被温柔对待她是欢喜的,但渐渐地又有些不满足。
  他不疾不徐地送入抽出,水声潺潺,如同雨打芭蕉,阴穴里每一寸软肉都争先恐后地缠上阴茎,燥热黏腻。
  “嗯……你……”林杏子抱着男人的头,短发扎着脸颊脖颈有点疼,令她更难耐,“江言……你……”
  桌面湿滑,她被撞得坐不稳,江言握着她纤细的腰,“我弄疼你了?”
  她摇头,喘息间带了些鼻音,显得可怜兮兮,即使半句软话都不说,也在诱惑着江言举手投降,给她痛快,给她欢愉。
  他缓缓抽出,下一秒顶胯狠狠地撞了进脆弱的深处,“那这样呢?”
  “啊!”林杏子失声尖叫。
  男人笑着低头吻她,将她急促无依的呻吟吞进喉咙,任她挠任她咬,依然次次深入。
  空气里淫靡的气息蔓延扩散,像是催情药。
  林杏子呼吸不畅,她偏头躲到左边,他下一秒就追过来,躲到右边,他还是会沿着下巴寸寸吻上她,她热得仿佛要化在他舌尖,就连难耐地窒息感都让她想疯狂尖叫。
  大腿根被撞得红肿,紧紧扣在他后背的手都在颤抖,酥麻感从脚趾往上。
  林杏子缩着小腹夹他,她软得水媚,江言硬得发麻,快意几乎蔓延进骨髓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