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8.帮我解开

  江言房间并不大,也没什么摆设,房门虚掩着,他们在窗户旁边的藤椅上,江母在门外,只一墙之隔。
  他倒还好,只脱了上衣,而林杏子衣服被脱得干净,剩内裤缠成一条绳挂在脚踝,男人手指还埋在她腿间,江母突然敲门,他也轻微惊了一瞬,动作失了力道,正抵在一处敏感地带,林杏子阴穴内壁一阵紧致收缩,他被吸得出不来,反而更往里,挤出的汁水将藤椅坐垫弄出一滩濡湿痕迹。
  男人呼吸声更重,林杏子自己也感觉到了,羞耻的身体反应让她有些难堪,手指紧攥住唯一能抓到的东西。
  盖在江言脸上的衬衣被她扯掉,他露出眼睛,映着窗外夜色寂静浓稠。
  江言看到她潮湿眸子里迷离情潮还未消散,一片朦胧,长发铺散但遮不住满脸的红晕,细白牙齿紧咬着唇,惊慌无措。
  双腿因为紧张而夹紧,本意是想缓解,却适得其反,甬道里媚肉层层缠绕,更加贪婪地吮吸着他。
  “她睡了,我换好衣服也准备休息,”江言开口,“妈还有事吗?”
  江母浇完花回房间后看到了桌上的礼盒,里面是一对金镶玉镯子,猜到是林杏子。
  相处一天下来,她也看出来了,这个千金儿媳妇倒没有那么娇气,不挑吃不挑喝,也没嫌弃家里不好。
  “没事儿,睡了就别叫了,”江母放低声音,儿子在换衣服,她就没有进屋,明天再谢也不迟。
  江言应了一声,江母让他早点休息,离开时帮着带上了房门。
  脚步声远去,听到关门声响林杏子紧绷的身子才软下来,趴在男人胸膛,长长地松了一大口气,但下一秒那口气就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被含在穴里的两根手指突然发动隐蔽攻击,曲起顶着一块硬硬的地方抠挖,刺激快意从尾椎骨往上直达她大脑,纵使咬着唇破碎的声音还是溢了出来,“嗯……门没关……”
  “妈睡了,不会再过来的,”江言舌头探入她嘴里吮吸纠缠,捉住她的手放到小腹下面,隔着布料的温软触感也让他心跳加速,“帮我解开。”
  湿得一塌糊涂,分不清是她的还是他的。
  他那只手刚包扎过,林杏子轻微挣扎了一下他呼吸就明显加重,被他手掌带着半推半就地拉下他裤子拉链,内裤高高撑起,有一小块被淫液浸出深色。
  性器被释放出来,直挺挺地贴在她腿根,擦过穴口陷进她臀缝里,就这样挺动起来。
  月光下,坐垫上的水痕发亮,可见她腿根处有多湿滑,江言几次都差点进去,龟头狠狠碾过,小红豆被磨得充血发硬,海浪声仿佛就在耳边,一下一下拍打着礁石,下午海边散步时听着海声只觉得心灵清净,声音没有变,只是在特定环境下显得暧昧色情。
  老房子隔音不好,林杏子不敢出声,忍得眼尾都红了,挂着半滴泪,江言缠着她唇舌深吻,手指模仿着性交的动作,抵着那处让她快乐舒服的地方反复重碾。
  林杏子忽然紧紧咬住他脖颈,身子剧烈颤抖,乳尖磨在他胸膛,压抑不住的呻吟声还是从喉咙里泄了出来。
  江言知道她是高潮了。
  林杏子好久才缓过神,男人的性器赤裸裸地贴着阴唇磨碾,那股让她发疯的酸麻快意又开始积聚,“不要了……你快点……”
  这样隔靴挠痒对彼此都是折磨,就像你知道树上的水蜜桃有多甜,站在树下就能闻到蜜桃香味,可是树太高,摘不到却粘了桃毛惹得浑身发痒,明知道那水蜜桃咬一口汁水会在口腔里爆开,可就是吃不到。
  江言也忍得煎熬,脖子手臂青筋明显,喘息声粗重,林杏子捂住他的嘴,他舌尖舔过她掌心,往她指缝间纠缠,炙热的潮湿感令人心颤。
  林杏子瞪他,却也毫无抵抗力。
  被他专注沉沦的目光包裹着,总是会心软,她咬着唇。
  手往下。
  握住。
  那一刻,男人眼神里像是有簇火焰。
  二十分钟后,喘息声渐渐平复,海浪幽静,林杏子累极了,手心一滩黏腻的精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