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草莓味(200珠加更)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江言把人从怀里拉出来,下一秒便低头吻住她,林杏子是要张嘴说话的,男人的唇压下来,她就只剩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搅动出的水声稀稀落落,浴缸边的水滴到地板上,在特定环境下,再细微的声响都会显得活色生香,勾起欲望深处的蠢蠢欲动。
  林杏子半张脸被江言手掌捧着,粗糙的指腹在她脸颊轻轻摩挲,含着她的唇轻吮,她喘息着推他,他便退开一些,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她,两人视线粘黏胶着,她却又说不出话了。
  他再次亲上来,舌尖舔过她嘴角的津液,近乎虔诚沉沦地描绘她的唇线,厮磨够了才探入她齿间,林杏子仰着头迎上去,勾缠,舔吮,燎原之火被彻底勾起。
  林杏子偏过头靠在男人怀里喘息,手在他身上抚摸,从胸口那一点一路亲到他喉结,他最性感的部位。
  有时候看着他说话,喝水,仰头或低头时喉结滚动的,她脑子里什么都没了,只剩一堆黄色废料。
  江言呼吸微重,手扶着她的腰往下压,她就跨坐在他身上,两条细长的腿完全打开,他借着温水的湿润将龟头顶了进去,阴唇里的软肉立刻层层迭迭地缠上来。
  微不足道的阻力抵在胸膛,“江言……”
  他知道自己今天有些急躁了,前戏不够,让她不舒服,即使身体里每个细胞都渴望着深深进入她,但也舍不得让她疼,忍住躁动的欲望退了出来。
  “江……”林杏子只动了动唇,话音就被男人吞进口腹。
  江言夺回了主动权,握住她胸口饱满柔软的乳,手指夹着乳尖反复搓揉,勃发的性器顶在她腿根厮磨,敏感处被过分刺激,却又得不到抚慰,林杏子无力地挂在他身上哼哼唧唧。
  “买了,路上买的,”江言腾出手捡起脏衣框里的裤子,从兜里掏出一盒避孕套。
  草莓味的。
  怀里的人没再乱动,娇软的轻哼声乖得让江言心尖都软了,他拆了包装,拿了一枚用牙齿咬住一角撕开,又低头去吻她,她便过头,他也不生气,唇舍顺着脖颈锁骨亲到她粉色的乳晕。
  “江言,我生理期,”她突然冷不丁地开口。
  “……”
  江言僵住,脸上的表情一时难以形容。
  “故意的?”
  “我要说的啊,可你一直亲一直亲,我怎么说?”林杏子眨了眨眼,有意无意地收紧双腿蹭着男人坚硬的欲望,“到底是想见我还是想睡我,还狡辩吗?”
  浴缸里的水洒了大半,剩下的也晾了,江言就着这个姿势把她抱起来,扯了条浴巾裹住,“生理期还喝冰水,还吃冷藏过的蛋糕?”
  林杏子‘哼’了声,最后一天,其实差不多已经干净了,所以她才泡澡。
  被抱回卧室放到床上,她突然抬头,男人胯下挺立的性器差点顶到她嘴边,她还是第一次直观地看,尺寸骇人,颜色却偏浅,透着肉粉色,味道也不难闻。
  “水是你倒的,蛋糕是你买的,也是你让我吃的。”
  江言低头看着她被吻得有些红肿的唇一张一合,口干舌燥,嗓音更哑了,“我让你吃什么,你都吃?”
  平时一本正经的人忽然开黄腔,翘着的阴茎似乎贴她更近了,想起这东西几次在她身体里肆意征伐,林杏子脸一红,“不要脸。”
  ————
  200珠加更来了,400猪冲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