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一起洗

  林杏子那天看见季秋池之后,两杯酒下肚脑子就不太清醒了,早上酒醒想起自己在微信上给江言发了些什么,肠子都悔青了。
  喜欢芒果的是季秋池,她故意试探,江言却带了草莓千层回来。
  应该是……巧合吧。
  虽然他的侦查和反侦察能力都很拔尖,但对女人间的小心思不怎么灵光。
  林杏子下意识地回避男人的目光,她心存侥幸,觉得巧合的可能性更大,他如果知道了那是她小号,怎么都不会跟她玩儿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
  林旭东不爱吃甜品,江言陪着他喝茶,他工作刚调回来,下周一去市公安局缉毒大队报道之前还有一些手续要办。
  “味道和以前一样吗?”
  “太久没吃都忘了,”林杏子担心在医院做手术的艺人,吃了半块的蛋糕现在又十分‘烫手’,有些心不在焉的,“这草莓好酸。”
  江言转过头,“我尝尝。”
  林杏子用勺子挖了一块草莓喂他,他尝了尝,说是有点酸。
  小两口既是新婚又是小别,李青看在眼里,当父母自然是高兴的,没多留,坐了会儿就让他们回去了。
  林杏子没买房,一直住李尧空着的房子,离公司不远,她上班方便。
  车上她没说话,进屋后就直接去洗澡。
  她一个人住惯了,没有锁门的习惯,江言把行李箱放好后进了浴室。
  林杏子连眼睛都没睁,可是听到男人解皮带的声响后藏在泡沫里的脚趾隐隐蜷起来了。
  “我还没洗完。”
  空气里飘散着一股清新好闻的香味,她靠在浴缸边,灯光下皮肤泛着迷人的光泽,几缕长发浮在丰盈的泡沫上,隐约勾勒出胸口隆起的形状,随着呼吸轻微起伏,锁骨,脖颈,红润的唇,江言甚至可以看到她湿漉漉的睫毛黏成一簇簇的小刷子。
  “一起洗,”他垂低眼眸,跨进了浴缸。
  因为多了一个人,水顺着浴缸边溢出。
  林杏子显然没想到他会这样,猛地睁开眼,抓着浴缸就要站起来,江言伸手一捞,她就跌进他怀里。
  她呛了口水,眼角红红的,江言怕力气太重弄疼了她,索性托着她转过来坐在他腿上,一手握着她手腕不让她乱动,一手抚着她的后背,“别生气,没有提前告诉你是想给你个惊喜。”
  “本来以为开门的会是你,”他叹了口气。
  林杏子动弹不得,一口咬在他肩膀,“谁知道你是想见我还是想睡我。”
  轻微痛感和身体亲密厮磨让江言起了反应,距离上次她去看他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在她挣扎间,勃起的硬物悄无声息地嵌入她腿间缝隙,就抵在那小小的入口处。
  “都想,”他声音低低地,带着笑。
  男人温热的呼吸落在颈间,浮在耳蜗周围,似痒非痒,轻拍着她后背的大掌顺着脊背滑到她腰上,林杏子没出息地软了身子,就连骂他都显得底气不足。
  “你骗人,花言巧语假惺惺。”
  想她为什么不回来看她?忙归忙,但总能有一两个周末是可以休息的,回来一趟也不是很麻烦。
  想她为什么不打电话?一通电话能浪费几个钱?
  想她为什么还能留着季秋池的东西?就摆在他房间的桌子上,她去了连藏都不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