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想你

  林杏子的亲舅舅李尧虽然刚过四十岁,但人生经历已经可以出书了,事业起起落落,最难的那几年欠了一屁股债连家都不敢回。
  如今虽然金钱、地位、人脉都有了,可还是一个人。
  他经常要参加一些颁奖典礼和晚宴之类的活动,以前都是带秘书,但林杏子回国进公司之后,他都会提前告诉她让她跟着去,一方面是带她历练,他无儿无女,公司以后是要交给林杏子的,另一方面是要磨磨她的性格。
  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林杏子穿着高跟鞋在李尧身边站了一个多小时,腿都僵了,那几位老总离开了她才终于能透透气。
  “懂得说话留叁分,有点长进,”李尧笑着夸赞。
  “是舅舅教的好,”林杏子俏皮地眨了下眼,从善如流,“那是找王总约时间单独谈?还是等他们主动联系我们?”
  “你觉得呢?”
  “王总今晚的态度很明显是在吊我们胃口,我们如果找上门就等于给了他狮子大开口的机会,我的想法是先等等,然后找机会接触一下‘成华’,做两手准备。”
  “不错,真的进步了,”李尧很满意。
  有熟人过来,他拿起香槟杯跟对方碰了一下,“展董晚上好。”
  林杏子也大大方方的打招呼。
  “杏子,”展董笑了笑,目光落在林杏子身上,无论是利益角度,还是门户高低,林杏子都是他心里儿媳妇的最佳人选,“展焱最近有回国的打算,到时候你们年轻人多在一起沟通沟通。”
  “好啊,”林杏子答应地乖巧。
  李尧看懂了展董的心思,林杏子结婚的事就只有自己家里人知道,没办婚礼,也没摆酒席,外人不知情,但也确确实实结婚了,展董在林杏子面前几句离不开自己的儿子,李尧看林杏子已经有点不耐烦的迹象,便适时地转移了话题。
  林杏子喝着香槟,心里默默感叹季秋池真是个合格的情人,不多话,安安分分跟在老头身边当个花瓶。
  季秋池是不是眼瞎?
  江言哪点不好?她非要糟蹋自己,也糟蹋江言的真心。
  陈城穿过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的大厅,在角落的沙发上找到了林杏子,“林总,李总让我先送您回家。”
  “走吧,”林杏子也累了。
  车在停车场,林杏子喝了酒头晕脑胀的,陈助理提醒她,她才注意到脚下有双拖鞋。
  他解释道:“我有好几次都发现林总高跟鞋穿久了走路都垫着脚,应该是不舒服,就买了一双放着。”
  “你还挺细心,”林杏子脱掉高跟鞋,感觉人又活过来了。
  后视镜里,陈助理腼腆地挠了挠耳后,“我做得不好,还是江先生更细心。”
  林杏子靠着玻璃窗,眼里倒映着车窗外斑驳的光影,今天晚上第二次想起了江言。
  陈助理还在说着什么,她打开手机微信,熟练退出原来的账号,重新登陆的另外一个账号里只有一个好友。
  手机响了一下,江言腾出手拿过来。
  【j:想你。】
  这个微信名叫【j】的人是他刚调过来第一个月加他的,他没删过聊天记录,消息不多,上一条是在叁个星期之前。
  江言:喝酒了?
  过了几分钟,才又有消息发过来。
  【j:喝酒了才敢想你。】
  江言:早点回家,外面不安全。
  林杏子看着手机聊天界面,酒劲儿有些上头,她从未说过‘自己’是谁,他也从不问,仿佛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是谁。
  【j:他对我不好,他不爱我。】
  【江言:等我回来。】
  “渣男!”林杏子突然气呼呼地骂了句,陈助理被吓得一激灵。
  【j:听说高中校门口那家甜品店还开着,她们家最好吃的芒果千层蛋糕不知道还有没有。】
  【江言:知道了。】
  “渣男!”林杏子退出微信账号,扔了手机。
  陈助理减慢了车速,小心翼翼地开口,“林总,您是在生江先生的气吗?”
  “江先生是缉毒警察,长相是现在很多女人喜欢的类型,又绅士,江先生在外地独居,平时会接触各种各样的人,主动送上门的肯定不少,但以江先生的人品,应该不会做对不起您的事。”
  林杏子闭着眼,皮笑肉不笑地应了句:“谁知道呢。”
  “林总年轻又漂亮,家世好,性格也好,多少男人心里的梦中情人,江先生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陈助理开玩笑般道,“如果我有像林总这样的老婆,恐怕做梦都会笑醒。”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