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鬼混

  陈城注意到江言的目光,朝他笑了笑,手还扶着林杏子手腕,林杏子昨晚在这里过夜,他送衣服过来,肯定是知道江言和林杏子的关系。
  她戴着婚戒,手腕细白,仔细看皮肤上一圈淡淡的红,昨晚他艰难克制但还是失了控。
  “电话……”
  江言还未走近,陈城便拿过手机,换了只手递给林杏子,“林总,您的电话。”
  这样事他似是做过很多遍,熟练又自然,林杏子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有江言的手在空气里多停了半秒。
  林杏子看了眼来电显示就预感到会挨顿骂,果不其然,电话一接通,李青就跟吃了炮仗一样,“这两天你亲爹亲妈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又去哪儿鬼混了?林杏子,你现在就是个野人,我生你还不如养条狗。”
  “哎呦,妈,”林杏子声音拖得很长,“鬼混什么鬼混,我忙得要死好不好,哪有时间鬼混,你吵架吵不过我爸,别总拿我出气啊。”
  “我真没撒谎,舅舅天天替您盯着我呢,这一个星期都在出差,好不容易才抽个空跟你女婿吃顿午饭,不信?那让他跟你说,”林杏子把手机扔给江言,悄声提醒,“别告诉她我下午的飞机。”
  陈城在跟他聊工作的事,她听着,走在前面出门,江言拿了两把伞锁上门,温声道,“妈,姜姜是在我身边……”
  下着雨,楼道还是阴沉沉的,林杏子穿着高跟鞋,格外小心。
  附近都是居民区,车进不来,得走一段路去路口搭车。
  “林总,您和我用一把伞吧,我的伞大。”
  林杏子还没开口,江言就替她回答了,“你拎着行李箱,不方便。”
  他撑开伞,伸手揽住她的腰把她往身边带,伞沿遮住了两人的头,细雨朦胧,陈城看不清什么,但瞧在眼里也是极其亲密的模样。
  “好的,那我先去前面等车。”
  伞的叁分之二都撑在林杏子头顶,江言左边肩膀淋湿了一块,深色衬衫,看不明显,“下午几点的飞机?”
  “五点多。”
  “局里要开会,我不一定能赶过去送你。”
  其实林杏子本来也没期待他能送。
  大概是因为下雨,环境影响心情,下水道里的垃圾都被雨水冲到路面,一阵阵的恶臭飘过来,想到他一直住在这种地方心里不是滋味,到嘴边的话碍于面子问题还是没说出口。
  她抬手挽上他的臂弯,装潇洒,“无所谓啊,你忙你的。”
  林桑在网上找了家评价还不错的餐厅,先去定了位置,林杏子出门前给她发了消息,十几分钟就能到,她就把菜点了。
  趁江言去洗手间的功夫,将林杏子身上那件男士衬衫和藏在衬衫下面的‘草莓印’调侃个遍,林杏面不改色,说是蚊子咬的。
  圆桌子,陈城坐她左手边,上菜都是从他那里上,江言跟林桑很熟,刻意寒暄反而显得生疏,清蒸鱼是这家店的特色,尝着很新鲜,咸淡也刚好,他挑好鱼刺,然而有人先他一步将挑好刺的鱼肉夹到林杏子碗里。
  “江警官怎么不吃?”陈城客气地关照他,“喝茶吗?我帮你倒。”
  “谢谢,不用了,”江言神色如常,“这鱼有点腥,是新鲜的,应该是没做好。”
  林杏子听他这么说,就一口没动过那块陈城夹给她的鱼肉。
  店里人不多,总共就没几桌,林杏子拿手机扫码,服务员告诉她,已经结过账了。
  “别看我,我没有,”林桑耸了耸肩,“你老公付的。”
  江言接完电话,从窗户旁边走过来,看着林杏子的目光温和里透着一丝歉意,“姜姜,我……”
  “去吧,”林杏子猜到他要说什么,“我跟姐姐回酒店待着。”
  下着雨,没什么能去的地方,她也不是来旅游的。
  江言本来就背着一个处分,这次行动又没有提前向上级汇报,昨晚突击的是本地最大的娱乐会所,不止一个老板,关系也复杂,涉毒不是小事,江言算是捅了个马蜂窝。
  上面给的压力大,周队头疼得厉害,将几个人狗血淋头的骂了一通,桌子拍得巨响。
  从办公室出来,个个都垂头丧气,“江队,你怎么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扛下来?场子是大家一起端的,人是大家一起抓的,责任就该一起扛,总不能把我们都停了。”
  “别说了,这件事了到此为止。”
  “真他妈……操!不提了,诶?江队,他们都说嫂子特漂亮,跟明星一样,我昨晚没见着,晚上一起吃饭呗,我保证只说你的好。”
  “她下午就回海市了,以后有机会,”江言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叁点半了。
  从这里去机场大概要一个半小时,打车能快一点,但今天天气不好,也不好说。
  ————
  江言:想撬我老婆?小陈,别做梦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