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是情趣

  闹了这么一出,林桑也没什么心情了,前面的林杏子跟被狗咬了似的头也不回大步往外走,隐约还能听见江言跟他同事说话的声音,林桑就先用手机叫了辆车。
  “你去江言的住处,我回酒店,明天晚上的机票,别忘了啊。”
  林杏子脸色不冷不热的,“谁要跟他住。”
  “行啦,”林桑对这个小两岁妹妹的脾气门清儿,别人是刀子嘴,她是98k的嘴  ,“见不着你想,见着了你又作,非要跟一起我来这边不就是想来看看他?刚才那么乱,好像还出了人命,江言是警察,被那些毒贩子知道你是他老婆不是什么好事……好好好,是情趣,我这个外人不懂……”
  车到得快,林桑上车后就把车门关上,然后就让司机开车,只将下车窗伸出一只手朝着被她拉到一旁连车门都没摸到的林杏子挥了挥。
  警局外路灯明亮,蚊虫也多,林杏子只在路旁站了几分钟脖子就被咬了好几处,江言跟同事打完招呼就追着出来,看到路灯下的身影后便放慢了脚步。
  光影斑驳,她微微低着头,每一根发丝都被勾勒清晰,被风带起后从肩头滑落,发尾扫过白晰的脖颈,露出一点泛红的皮肤,大概是等烦了,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地面的小石子。
  结婚半年,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然而结婚之前,他们也并没有多熟。
  “吃饭了吗?”江言走近,他颀长挺拔的身体挡住了落在女人身上的光,“附近没有特别好的餐厅,你如果不想走太远我们就回去吃,冰箱里还有菜。”
  “不饿,”林杏子心想,她气都气饱了。
  “那先回去。”
  江言是临时被调过来的,刚来的时候图方便就在附近的老居民区租了房子,一直没换,距离警局差不多十分钟的路程。
  没有灯,没有电梯,墙皮上贴满了乱七八糟的小广告,楼层如果再矮一点他进出都会撞到头,不知道哪一家在吵架,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味道也十分一言难尽,林杏子越往上走心里越不是滋味。
  他就住这样的地方……
  林杏子心不在焉的,突然脚下踩空,江言反应很快地扶稳她,握着她的手一直没有松。
  两人伴随着夫妻的争吵声上楼,林杏子甩了两次没甩开,手心被捂出了汗,明明女人破口大骂的声音就在耳边,她却有种听到自己心跳声的错觉,也更热了。
  ……幸好没有灯。
  江言从兜里摸出钥匙开门,门口就只有一双拖鞋。
  “那间是浴室,去洗洗,”江言把拖鞋给她穿,又将她换下来的运动鞋放好,“我把空调打开,一会儿就凉快了。”
  客厅小得一眼就能看完,虽然没什么能看的,但干净,林杏子一身汗很不舒服,这会儿也没再矫情。
  江言拿了件干净的T恤、毛巾、牙刷,和还没拆封的套盒一起递进去,是某个牌子的卸妆水和乳液套装,林杏子顿了片刻,“哪儿来的?”
  回来的路上有家化妆品店,她在自动贩卖机买饮料的时候江言去买的,他不懂这些,但半年前在她的化妆台上看到过。
  “先将就着用,你助理明天早上才能把你的东西送过来,门锁坏了,我一直没空修,”两分钟前林桑给江言发了微信,说今晚不打扰他们小别新婚,明天再一起吃饭。
  女人的轻哼声传来,十足傲娇。
  为了避免尴尬,江言没有在浴室门口多待。
  然而屋子就这么大,他所有的举动都是徒劳,她的衣服一件一件从浴室里丢出来,最后是两个小件,内衣内裤在地板上垒成一团。
  隔着半掩的门,让人无法忽视的水声传来,似乎都压过了邻居的争吵。
  江言灌了半杯凉白开,走过去捡起堆在地上的那一团,他知道她洗澡时间长,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就先去阳台把衣服洗了。
  警局的电话打过来是意料之中,江言腾出一只手擦了擦泡沫,按下接听键。
  “江言!你怎么回事?今天晚上的行动谁批准了?都说过多少次了,不能擅自行动!不能擅自行动!你人呢?赶紧滚过来。”
  “周队,”江言关掉水龙头,“姜姜在我这里,她一个人我不放心,我写好检查,明天交给您。”
  “……谁?”
  江言才想起来只有她家里人会这么叫她,“杏子。”
  “哦,杏子来了,”电话那头的人语调明显缓和了,“那放你半天假。”
  “谢谢周队。”
  “别谢太早,明天照样停你的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